園冶杯大獎設計師對話IFLA亞太主席:跨界·融合·創新

2019-04-03 17:18:00         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

  3月23日晚,第九屆園冶高峰論壇“跨界·融合·創新”園冶沙龍如期舉行。IFLA亞太主席、新加坡國家公園局高級設計署長鄧國輝,與北京源樹景觀總裁白祖華、北京園點景觀首席設計師李健宏、深圳賽瑞景觀董事總經理丁炯等獲得2018年園冶杯專業獎大獎、金獎的設計師進行了一場精彩紛呈的高端對話。上海北斗星景觀設計院院長、首席設計師虞金龍主持了沙龍?! ?/p>

  鄧國輝首先為大家介紹了新加坡的相關情況。幾位大獎設計師從國內園林景觀界面臨的新形勢、新變化出發,分別結合自己多年的從業經驗,交流了對設計師跨界發展和園林景觀企業如何融合創新發展的思考,并與聽眾進行了深入互動,解答了中小園林企業未來發展趨勢等問題?,F場氣氛熱烈,聽眾受益匪淺。

  對于跨界,鄧國輝提出,園林景觀從業者需要清楚,究竟要在什么方面跨界。白祖華提出,跨界其實并不是希望設計師越界,其實是讓你換一個角度或層面,去思考本行業的一些問題,永遠保持著探索的心態。李健宏認為,跨界,先要謹守自己的本分,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做精,然后再擴展、理解周邊的相關行業,以適應未來市場、未來社會。丁炯則提出,跨界不是一種單純的創造,而是把現有的資源、現有的技術條件進行整合的能力。

  對于該如何去進行跨界,鄧國輝提出,跨界最重要的是在心態上越過自己。白祖華以自己受益于過去受美術訓練的經歷,認為跨界有時只是很小的一步,卻會給設計師帶來很大變化。李健宏從正在做的一個項目表達感受,提出跨界是擴展自己眼界,借鑒周邊行業甚至其他專業知識能力,去解決本專業問題的一個過程。丁炯表示,跨界其實很難,而堅守很重要,沒有長時間的堅持是成功不了的。

  幾位資深業內專家都看到,時下一些項目一直在堅守傳統,而隨著用戶需求的變化,需要進行更多的融合與創新,比如出現了“新中式”的流行。對此白祖華提出,傳統園林是我們的根基,但現在出現了一窩蜂的“新中式”,擔心這種表面化的做法會毀了園林。李健宏提出,即使是“中式風”景觀設計手法,也應該是屬于現代的,因為服務的是當下人的生活。丁炯認為,需要在傳統基礎上進行創新,讓設計符合當下的審美。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園冶沙龍現場

  設計師要永遠保持探索心態

  主持人虞金龍(上海北斗星景觀設計院院長、首席設計師):   

  因為鄧國輝先生從新加坡“跨”到了中國來,所以我想話題可以先從國際化的眼光開始,請鄧先生介紹下。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虞金龍  

  鄧國輝(IFLA亞太主席、新加坡國家公園局高級設計署長):

  講到跨界,園林景觀界需要(清楚)的是在什么方面跨界,而不是什么地方都要跨界。尤其是知道自己在(中國)國內,我們有自己的傳統、文化,民間的一些重要的因素,如果為了尋找一些解決方案去跨界,那我們得問自己是為了尋找一個新的創新,還是本地國內的人可以有這個解決方案。每個群體都有自己的問題,他們面對、解決這些問題時,從他們的想法、角度和看法中,我們是否可以學習到一些東西,認識到或者看出自己漏了一些需要觀察的東西?其實跨界交流、合作、活動,需要很清楚地了解你要尋找的東西、關注的東西在什么地方。我們所做的東西都要因地制宜,如果你不很清楚地了解你的問題所在,你自己不清楚地了解某些方面的例子,是因什么事情而發生,或者因什么東西而成功地解決,就必須很謹慎地考慮到。

  很多人都說,新加坡是花園城市,很多東西都很棒,可是我們也是經過不只是從外表,背后要去維持管理這些綠化也是下了很多工夫,從政府、從人民、從資源,從很早規劃就已經想到要維持幾千萬棵樹的信息,到管理員等等,別的國家有曾經考慮過嗎?還是只是為了做好一個花園城市?所以我們跨界,我們要學,可能還是要學整個系統,而不只是在某種表面上學,所以這是我的出發點。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鄧國輝   
  

  主持人虞金龍:

  鄧先生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和啟發,從新加坡、從國際的層面去探討園林景觀在未來空間發展當中起到的作用。

  請白總談談對“跨界·融合·創新”有什么看法。

  白祖華(北京源樹景觀規劃設計事務所總裁):

  這個題目其實挺大的,跨界、融合、創新發展,好像最近各行各業都在提這個題目,包括國家層面可能也把這個當成一個題目來做。其實我倒想,因為各行各業都在想這件事,各行各業在這方面都遇到了一些瓶頸和問題,要不然也不會迫切地需要做這些事。我理解的跨界、融合和創新,分三個部分吧??缃邕@個詞挺微妙的,其實它并不是希望你越界,其實是個動作,如果所有的說相聲的人都去演電影,肯定不現實,所以“跨”不是說去那個行業里做。我理解的“跨”其實是讓你換一個角度,換一個層面去思考你本行業的一些問題,或者是發現,或者是解決,所以我理解的跨界和融合都是它的動作,最后的落實點是在創新上。

  主持人虞金龍:

  白總提出了跨界不越界,不能說跑到人家那里做人家的事情,把你自己的本丟掉了,我想這是一個非常高的高度,所以今天談跨界,談融合,談創新,應該冷靜地看待這六個字。

  李健宏(北京園點景觀設計有限公司首席設計師):

  我從一個設計師的角度來表達一下對跨界這個詞的感受。過去講“術業有專攻”,一個人這一輩子吸收到的知識其實是有限的。我覺得跨界是這樣一個概念,在你自己的知識結構的層面上,你可以廣泛地和其他行業或者專業的人合作,首先應該理解他,也要讓他理解你。你實際上是在宏觀的知識層面上擴展自己的事業,了解你周邊跟你最緊湊、最相關的,然后再延展開來,可能放眼到行業其他的層面甚至放眼到社會層面,有這么一個知識結構培養的過程。

  跨界,對于我個人來講,還是謹守自己的本分,你把你自己的專業,把你自己本體的知識結構,你該做的事情做好做精,成為一個“專家”,然后再擴展,理解你周邊的相關行業。其實在這幾年里,我個人的體會,其實跨界這種行為早就開始了。我作為一個景觀設計師,我本來給甲方提供的是景觀專業方面的咨詢和設計,比如我對場地、塑像、種植、空間構架等等諸多的東西我能做好,做好以后甲方往往會在這個前提上問你,我這個東西到底能不能賣得好,能不能成立,他逼著你反向來思考。

  我覺得自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一半作為一個設計師,從另外一半來講,有時候像一個策劃師或者是咨詢專家,這個也是源自于自己以前的設計過程當中積累的經驗。我發現設計師的價值所在是在設計的前期,大家開始立項,開始推演方案的時候,你從專業角度提出比如對于銷售策劃、對于規劃、對于建筑的優化建議,對我自己而言,這個優化建議首先是從景觀的專業角度看到的其他專業的問題,他的規范,他的做法,用我的方法是不是能更加優化。我現在做到的跨界首先從設計層面第一條是這個。

  現在完成任何一個項目,它要求的技術專業方面越來越多了,而且越來越精到,很多東西實際上是我自己不了解的,最起碼我不能作為一個專家來給人家做解答,這時候也是尋求合作,比如生態化技術手段的處理,包括園冶杯大獎作品中,一些雕塑包括一些特殊的工藝處理,作為設計師要控制到位,但是你只是腦子里有想法,這些都是跟其他的雕塑家、各行業的專家合作,聽取他們的意見,我覺得對于我來講,狹義上的合作也是跨界。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李健宏  
  

  主持人虞金龍:

  剛才李總特別提出知識結構的完善,專業深度的把持,他提出了“跨界合作”,而不是自己去跨界做另外的事情。從鄧老師到白總再到李總,每個人都提出了自己對這六個字的理解,接下來請丁總談談對跨界、融合、創新的看法。

  丁炯(深圳市賽瑞景觀工程設計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大家好,這個年頭,不談跨界好像有點跟不上時代了,我理解的跨界應該說,它是打破了原來固定的框架,跳脫了原來熟悉的位置,在不同的行業或者不同的領域之間穿梭的行為,我覺得這應該叫做跨界。

  跨界我覺得不是一種單純的創造,我覺得它是一種整合,把現有的資源、現有的技術條件進行一種整合的能力。它是一種觀念和行為方式、思考的模式,而不是一種單純的創造。至于為什么跨界,一個是因為經濟全球化,消費升級,要求也需要設計多元化。同時設計行業我感覺應該是遇到一定的瓶頸了,不能滿足這種要求,就會向周邊去發展、去探尋,就產生了這種跨界。

  我感覺跨界應該是包含三層境界,第一種就是單純的形式上的跨界,最早的并置,把不同的元素并置起來,讓人產生不同的聯想,但是這種感覺生命力不強。

  第二種是理念上的跨界,這種跨界需要兩個行業或者是兩個專業之間,你不能單純地去并置它,需要從不同的專業或者行業當中去提煉它的核心思想,然后再形成一種新的思想,再形成一種新的模式,這種是理念上的跨界。比如瑪莎·施瓦茨感覺就是理念上的跨界,她的設計應該是綜合了景觀、雕塑還有藝術的范疇,她在用一種新的方式,用一種新的理念再創造。

  第三種應該叫做無界的跨界,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真正的界,我的理解應該也是人為的,每個專業和專業之間的界應該是人為的,我們的能力或者我們的認識達不到這個境界,或者我們沒有能力沒有時間來探尋,那我就把它分個界,去研究以后逐漸發覺我們的界越來越窄了,反而我們又要去打破這個界限,去跨界。真正的集大成者應該是像達芬奇這樣的,他又是建筑師又是工程師又是畫家又是雕塑師,甚至又是醫生,他跨界達到了非常高的境界,大多數人能夠達到第二重境界,我覺得應該就非常不錯了,能夠形成自己的理念和模式,我覺得這個跨界就非常不錯,這是我的理解,謝謝。

  跨界不容易,堅守很重要

  主持人虞金龍:

  我剛剛在聽丁總的講話,我覺得他把跨界分成了幾個方面,有三重的境界出來了。他也提出了其他的設計師,有瑪莎這種超級跨界的。聽了剛剛幾位的講話,我覺得過去就分過界,現在隨著時代的發展,到現在這個界更厲害了,所以迫使你必須要用這種思維模式去思考問題。至于你是不是越界、跨界、攜手,那是另外一種層面考慮的問題,它是一個設計的方法論。

  剛才幾位老總都提出了自己的思想和觀念,我想針對某一個項目,你作為一個設計師或者作為一個運營方,你如何去實施跨界的行為或者被迫的跨界。

  鄧國輝:

  項目是很多,上個星期我去了日本,日本一個大學的教授邀請我去跟他們一起研究探討海嘯和地震受災區,他們已經進行了幾年的修復工作,而且和我們有討論到他們的整個過程。當他邀請我的時候他說,希望能帶給他們一些討論,還有一些交流,有一些新的理念,一些案例可以分享一下。

  可是我自己知道,新加坡處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我們沒有海嘯,沒有地震,沒有多大的天災。當然我們有一些小天災,可是跟日本是遠遠比不了的??墒钱斘医邮苎堖^去的時候,我是抱著兩種心情,第一,我自己也是很想了解他們這種情況,而且在這些恢復工作的時候,他們面對的是什么問題。而且我要給他們一些所謂的經驗,我的經驗是來自哪里?當然我沒有想要解決任何東西。

  可是就在僅僅兩天很緊湊的討論中,我發覺我先了解他們的這些,從問題,從海嘯,從那些受難者的心理、心態方面而想到了這些問題,然后從一個旁觀者再看他們所用的解決方案是否有我們所沒想到的,就好像我們在這個行業都不會想到,工程有了,他們得到救災的這些資源,他們要想一個很快的方法,往往很快的方法就是土地工程,開始建一個很高的海墻,第一有第一個海墻,第二有一些一般的保護線,然后他們就開始把這些地提高。

  可是我問,之前不是講到有這些風景園林師一起來討論這些東西,最后為什么沒有用到他們的方案呢?他們就說,就是因為時間緊湊,無法去實施這些解決方案??墒俏曳炊X得,如果他們有考慮到、規劃到,而且能很清楚地分階段去實行,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當然這只是一個很小的例子,因為我覺得當我從一個旁觀者去看,去了解他們這些情況的時候,我發覺其實在新加坡的某些政策,每次要居民一起規劃、一起設計的時候,我跟他們說第一或者第二個設計這種項目,其實你別想拿到答案,因為通常這些workshop就在新加坡,當一棵樹倒了真的壓死人的話,有時我們需要了解到人的心態。失去了一個家人,你叫他們跟你一起規劃他們是不會的,他們只會很憤怒地一直跟你講,設計師沒有做什么,政府沒有做什么,而且他們也是講到當要做這個規劃過程的時候,在前兩期的workshop他們是沒有得到答案的,正如我所說的,他們都是哭、罵,喊叫??墒侵螽斔麄兞私膺@是一個過程,需要有這個平臺給他們去發泄,之后他們才會愿意靜下來聽。

  我覺得這種跨界交流、認識,其實是很廣的,尤其現在氣侯變化,跨界變成風景園林行業里面需要認識到真正會發生的事情,因為這是園林規劃不可以了解到,不可以體會到的感受。

  主持人虞金龍:

  因為某一個項目,他可能覺得知識缺乏了,要去增加(學習),掌握了這些知識了才能去完成這樣一個項目。還有一種是通過交流可以得到知識上的補充。白總可能在項目中更有體會。

  白祖華:

  跨界這個詞現在比較流行,其實在過去也是一直強調這個的,我是北林畢業的,在進學校的第一天孟(兆禎)先生就告訴我們要觸類旁通。在北林的時候,導師要求我們最好能學會一門樂器,或者是學會一個其他的技能,其實是為了給自己的設計能夠有其他一些不同的解決方式,當你沒有什么出路的時候,可以找到另外一個方式的出路。

  我做過很多挺怪的項目,做過很多遺址公園,包括大明宮那種,那個想法不是說我們去保護,它真是翻天覆地地在做,當然那個要求有很多遺址方面的知識、建筑方面的知識。我做過汽車博物館,跟園林一點都沒有關系,因為我父親是搞汽車的,所以我從小就喜歡汽車,正好有機會去建這個館,六、七千平米的展館我做了主設計,展覽了八、九十輛車,從汽車的歷史一直做到最后的現代汽車,有機會大家去看,好像評價還挺高的。

  但是我在做的過程里面,真正讓我糾結,感到做項目真的很困難、進入瓶頸的是我剛畢業沒多久的一個項目,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是非常偶然的一個機會,我做畢業設計的時候在揚州,當時有一個先生姓吳,可能現在已經不做設計工作了,是我當時見過的最大的才子,晚上喝完酒,瞬間一墻的畫,我從來沒見過哪個老師或者設計師能達到這樣的水平。而且在跟他待的兩個月時間里面,我受了很大的啟發,就是他的畫畫得太嚇人了,他給我看他畫的很多油畫,真的是達到了專業級的水準,自己開畫展,我說我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往這方面發展。后來我有機會進了園林院,工作那段時間,國營單位工作量也不是特別大,所以我又把這個小抱負給撿起來了,申請立項,去一個專業美術院校學了兩年的美術,基本屬于脫產的狀態。

  回來以后我正好接了一個項目,就是北京植物園大溫室。當時大家還在做很傳統的園林的方式,并沒有太大的突破。但是因為我學了電影學院的東西以后,我當時設計的出發點其實并不是園林,是從布景的角度或者分鏡頭的角度去做這種事情,相對來說就比較容易了。這個項目是很大的突破,因為國內當時的溫室都是屬于科普型的,但是我這種想法跟建設單位的想法是一致的,要做一個景觀型的,所以很快這個項目就通過并且實施出來了。在這個過程里我就發現,其實對我們來說并不是跨界,只是在某個我們應該的專業里得到了一點補強,但是這個項目做出來以后是受益終身,到現在為止剛才我說的那些項目,包括做汽車博物館,做大明宮,其實都受益于我過去受美術訓練而得到的一些在思考問題,或者解決問題的方法上不太一樣??缃缬械臅r候只是很小的一步,但是會給你帶來很大的變化。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白祖華  

  主持人虞金龍:

  白總講的對我也很有啟發。我覺得縱向到底是一種知識結構,橫向到邊,扁平化也是知識結構,其實你在自己的專業里面深耕是一種方式,拓展一下是另一種方式,恰恰是你有了這方面跨界的知識,才能支持你這個項目朝前推進。

  李健宏:

  其實說跨界,一般來講還是先要有一個邊界再說跨越的問題。有的時候往往是因為社會的進步或者生活方式的改變,他要求你解決的問題已經超過你狹義上的專業知識的范疇了,你怎么辦?那個時候你要想把它這個事情做成功,就不得不去吸收各種知識。我覺得跨界對于個人來講是一個擴展自己的眼界,借鑒周邊行業甚至其他專業的知識能力,去解決自己本專業問題的一個過程。

  我們現在正在做的北京京投的一個項目,其實有的時候跨界會是一個很小的問題,他給你提出一個簡單的要求,一個區塊有九塊地,項目地選址差不多都在一塊。他的要求是因為你這個項目有先有后,每期推進的時候要有個性,這個個性你怎么體現?產品類型差不多,就逼著我們想別的轍。想來想去發現,頭幾期相對來講管理業態比較普通,或者說稍微原始一點,是中規中矩的管理方式。后來這個方面做了一些突破,我先商量好一種更加前衛、更加高級、更加現代的一個生活管理邏輯,有這個邏輯以后,根據這個邏輯再布置整個的景觀構架,做完以后它的賣點已經不是我做的風景多漂亮,形式多好,而是我這一期比前一期品相略高一點,就這么一回事。重點把精力花在什么上了。(就好像)說現在都叫外賣,對你生活方式到底有什么影響?如果我要是讓快遞送到各家門口,可以敲你的門,安全性弱了,服務更方便了。但是因為各色人等進入園區,品相又更差了。頭幾期就是這么做的,但是現在我要提升品相,我要把他攔在門外,快遞送不進來了,業主覺得管理品相提升了,但是方便程度又下降了,所以當時就在想這個問題,我怎么樣布置車道,我怎么樣安排,門口擱一個快遞箱子,后來我還在社區里想辦法增加了容積率,犧牲了一部分建筑指標。讓物業有這個服務方案,做酒店式的接待,還得考慮物業成本上是不是能承受。

  一個專業的景觀方案是建立在一套生活運營的基礎之上,最后再根據它逐步實施,那我覺得挺長見識的,也是一種跨界的方式吧。我覺得還是面對生活,社會需要到什么程度,你作為專業的設計師,需要提升相關的知識,知識點是一個一個逐漸積累起來的,但景觀設計師的工作,它的專業是有邊界的,因為專業技術之外的問題你不明白不要瞎做,設計的本質核心是要解決生活的問題,隨著社會進步,要求你去吸收,你去跟大家一塊兒去協同解決各種生活問題,也是你自己的專業知識擴展的一部分。我說這是兩個概念,一個是你的職業技巧,一個是知識層面的,一個是技術層面的,兩方面拓展,這是個體而言,設計師能夠適應社會??缃缇褪菃我粚I的要求不夠了,你作為一個技術解決方案提供者,你要有綜合的思維方式,這個在以后可能會是一個大的趨勢,也是未來對我們這些職業者的一個專業的要求,跨界就是你的邊界擴展,再想以后最后社會進步,也許是5G時代到來以后大家都足不出戶了,那個時候怎么辦?可能要進行一個新的跨界了。

  主持人虞金龍:

  李總從自己的項目,從品相,他還在堅守自己的專業的邊界,然后再去擴展,適應新的生活需求發展的需要,我想這何嘗不是一種新的設計發展的方向呢?

  丁炯:

  我們公司(創立)一二十年了,選擇一個對的方向很重要。有一次華僑城拿了一個風景區和小鎮的一個項目,想委托我們做旅游策劃,我們當時沒有做過旅游策劃,就想索性策劃一下。最后我就去小鎮策劃的培訓班培訓了四天,培訓相關的經濟知識、產業知識,四天聽下來云里霧里的?;貋硪院笪覀冏鞒隽艘粋€決定,不跨這個界了,所以說我覺得選擇挺重要的。

  第二點,融合是很重要的。我們公司現在做互動性的景觀和參與性的景觀,這塊實際上不是簡簡單單的,比如我們原來做一個設計,把這個設計做完了以后有一個互動的東西,你可能標一個二次設計就拿給甲方了,甲方自己去找公司,如果自己要做的話,就不能這么簡單地做了,可能要上升到人的行為模式的研究,然后我們再反過來做設計,可能這個設計更多地會去講究人與人的互動,人與自然的互動,或者是參與性,就不僅僅是從景觀的功能性出發,要融合起來。

  第三點,我覺得要堅守??缃缡且粋€高手才能做的事情,因為非常難,我們這么多年跨界下來感覺挺難的,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堅守,可能(要忍受)長時間的折磨或者寂寞。這塊也有一個例子,五六年前我們當時準備做智能噴灌,也是園林的一種。它的灌溉實際上是按需灌溉,我們在土壤里面是有探頭的,根據水量、陽光、肥力,會按需來進行灌溉,包括灌溉水和肥料。當時想這個點子實際上還挺好的,國外有做這種噴頭的,國內是沒有的,我是第一家,想得是很好,但是做下來也是蠻困難的。問題就在于中國人對節水這塊沒有感覺,他感覺自來水花不了多少錢,用不著去搞這個智能噴灌。第二,智能噴灌是不用太多人工的,而且我們用的是太陽能,所以它的能量也比較少,對人工的要求也比較低。但是我們中國的人工很多,人力成本很低,所以也覺得不需要。第三,智能的東西很容易壞,時間長了以后穩定性不是很好,所以這個東西我們頭幾年實際上是比較困難的。這兩年我們也有一個轉機,包括國家也在推節能減排,各個地產商也比較重視,所以這兩年我們在這一塊的轉型已經有所起色,而且有一定的量。從這個我就想堅守這塊也是蠻重要的,你選擇跨界真的非常不簡單,沒有長時間的去做這個準備堅持的話,可能也是成功不了的。我們也不像一些大師,可能他有這個能力,我們還達不到這一點。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丁炯
  

  鄧國輝:

  我想補充一下,要跨界,成功的因素在于哪里?是心態。我們可以講跨界,可以從知識、從項目,去聽,去吸收一些經驗。如果真正要做跨界,其實你是要越過一樣東西,或者是越過自己。往往這個心態是我們在一個處境中很舒適,覺得這個東西在我范圍之內我做得到。但是叫我去跟別人合作,如果那個別人是一個不同行業的,我對怎么樣去接觸他們,怎么樣去跟他們認識,他們跟我講不想合作,對我的心態也是有打擊的。所以其實跨界要先從自己本人去想,你要越過自己,越過什么(樣的)自己?

  我做了那么多的項目,跨界真的是從自己開始,如果你覺得要把這個項目做好,而且一些專家他們也說了,我們沒有全部的專業知識,要跟誰合作?當你要跟別人合作的時候,有時你嫌太多工了,太麻煩了,還要走太多路了,所以我們往往是走捷徑。但是一旦我們跨了一次又一次,就很自然地覺得這個其實可以做得到。

  因為我們做的園林工作都是一個團隊,就是很多人。那你的成員到你的公司,不同的小團隊會有同樣的心態嗎?可能你的一些項目很復雜,當這個復雜性你開始要說授權于每個人做不同東西,如果每個人可以跨越自己的心態而去找這個找那個,這個項目會做得很成功。為什么這個跨界有一個心理的約束,就是因為有時自己不想要太多工作,而且就是很舒適地去做一樣東西。

  所以簡單地說,一旦我們想到要跨越自己,一直從那個方面(去考慮),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跨界。就像你去搞一個學會也好,做一個項目也好,你去做一個競賽也好,其實你的跨界就是說你的界是什么,跨越自己之后是什么人。

  創新必須服務于當下的生活

  主持人虞金龍:

  鄧先生特別提出了跨越心中的那道“魔界”,跨過了可能得到更多,因為通過自己的努力,他的知識溢價了。每個人都如果溢價的話,那么這個團隊的價值可能會更高。自己心中的“魔界”是不是能夠打破掉,這個也是非常重要的。

  剛才我提了兩個問題。第三個問題,因為今天也有地產論壇,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的園林行業,國家層面機構在變動,設計院的層面也在進行,剛才說的跨界出現的變動。但是我們也看到一些項目一直在堅守傳統,比如綠城的桃花源系列,有它特別的烙印,比如它有江南風,泰禾的“院”系列,可能有北方的官派的、皇家的烙印在里面。還有現在新中式或者極簡的,再做做跨界、融合、創新的,人們的需求產生變化的一些項目。就這個話題我想請白總談談看法。

  白祖華:

  其實在園林這方面,對于傳統文化包括東方園林古建,一直是很推崇的。最早的一次比較流行這個,好像是(有個時期)在建設北京城的時候,所有的房子上都擱一個亭子,最夸張的好像有一個房子是五個樓,上面就是五個亭子,就這么一個狀態。

  但是我對傳統園林或者文化有一點不同的理解,的確傳統園林是我們的根基,但是我們有時候把它過于放大了。包括一些古典園林的書籍基本上是一種美文,可能已經推到了無法超越的高度了,大家已經沒法往下做了。

  其次,在真正應用的時候,其實中國的古典園林講究的還是老子的那套東西,更多的是一種心靈上的東西,而并非是形式主義的東西。但是到最后園林干出了兩套東西,一個是玩上文字游戲了。我一個很出名的同學,吳良鏞的博士和和孟兆禎的博士,兩位花了幾年時間寫了一本書,我說我一定要拜讀一下。我同學把書給我拿過來了,說第一頁有20個字我不認識,你先看吧,我說我不看了,其實已經變成了太高深的知識了。

  第二就是太表面化了,我知道過去有人設計古典園林,用這么一種方式去處理,到了一個地方分成兩個團隊,一個團隊畫圖,一個團隊直接到博物館或者圖書館找資料,然后寫成各種小紙條,回來這邊也畫完了,把字往上一貼,直接去匯報。這個我覺得其實又是對國內園林的不尊重,相對來說表面化的東西。無論法式、英式、中式,其實沒有誰比誰不高級,只是在不同的人手里演繹出不同的風格來。但是它畢竟有適合不適合,我們可能更多的要求設計師是從項目本身出發,找到它自身的語言,而不是說某一種風格。

  我現在其實挺害怕這種把一個園林設計變成一種流行的(做法),因為園林畢竟是需要一些時間上的因素在考察的,而不是像服裝似的,今年換一個,明年再換一個?,F在一窩蜂的新中式和中式風格的出現,其實是又回到了這種表面化和元素化的方式,我是害怕它會毀了園林,這是我的一個擔心。

  主持人虞金龍:

  我跟白總也有同感,明天我的演講,正好從時間段跨度去談對園林的看法,所以接下來想大家講講(這一方面)。

  李健宏:

  這些年咱們所謂的新中式,所謂的現代中式都做了,按照形式分類來說。但是我覺得其實現在大家做設計的話,不太可能做真正的傳統的中式園林,哪怕向它致敬的話,如果成熟一點也是向它的生活氣致敬,膚淺一點的向它的形式致敬。在接觸的過程當中,實際上我們感受到它的生活形態完全是新式的,即使像桃花源那樣,它那個房子里有車庫,車庫這個東西在老宅子里完全是不可思議的,人家也有真正的衛生間,只不過是建筑形態做了一個改變,圍合的空間布局做了改變,它真正致敬的是大家想要的一些在過去傳統園林里面生活的味道,包括一些老的園林技巧,包括對景、空間穿透,它用得比較到位。我個人感覺還算不上跨界,只是用不同的方式演繹現在的人的一些生活欲望和意向。

  2015年給龍湖地產在北京做了一個示范區,那個項目有一定的中式風,但全部都是簡化過的。它的產品類型說我要做一個新中式四合院,但是做示范區的時候說你給我做一個中式的,我要賣這個產品。但是最后做完以后我的感受是,用了很典型的中國傳統園林的空間手法,一進門有一個大的畫窗對著園內的景觀,但是過不去,要繞圈,上山,前庭后院,前庭是接待客人的,后場是私家的花園。做完以后我們感覺還是不錯的,是人在園子里生活的那種調調。但是所有的從技術手法到工藝,對中國傳統的形式的描述表達只是一個隨手拈來的東西,覺得合適了放一點,不合適的就不放。有些元素水、石、竹放了,這個在現代、古代大家都能接受。它是諸多景觀設計手法的一個,還是源自業主或者使用者的訴求,它是屬于現代生活的。不管做什么風格的東西,做的永遠是屬于現代的,因為生活是當下人的生活。

  主持人虞金龍:

  我聽了白總和李總的想法,中式園林講究前庭、明堂、后院,功能從公共到半公共到私密,形成這樣一個過程。它的內核和內涵可能都在不斷地演變和變化,這個我想是非常重要的。其實我跟中式園林的老師交流過很多次,每個人理解都不一樣,正因為理解不一樣,才可能出現更多個性化的園林。如果千年不變,園林也不可能有發展,所以我想從這個層面上來看園林是要發展的,園林是要變化的,園林是要(滿足)當下的生活的,這個也是我們說用它的形還是用它的魂,來統領園林不斷地朝前發展,所以園林到景觀也是不斷地朝前變化,涵蓋的內容也在變化,在激發它真正的潛能,或者它本質要朝這方面發展。

  丁炯:

  曾經我們做住宅景觀的時候,把傳統的這塊拋棄了,然后引入了很多泊來的文化,現在又回歸了,我覺得這個應該是必然。但是回歸了我覺得不應該是簡單的回歸,不應該是符號性的回歸,應該是結合思想和形式的回歸,然后應該要符合當下語境的回歸。一個要符合現在園林的公共性,因為傳統的園林實際上要么是文人的私宅,主要是私人的一些生活,要么就是帝王的,不符合公共性。我們現在做建發的一些項目,做展示區的時候,那確實可能用傳統的做起來相對很漂亮。但是一旦到大區,(要體現)它的公共性,人一上來,消防車道、車庫各個方面的要求一上來以后,做中式傳統的意境就非常難了。這也是現在大區沒有太多好的新中式的原因所在。

  第二個,應該是要貼近當下的生活,因為原來的這種生活,中式或者傳統的生活跟現在有很大的差別。就像在會所里面需要游泳池,像這種類型的東西,在古代是沒有的,怎么跟會所或者跟空間結合得更好,讓人能感受到這個空間的做法是既符合傳統的或者是新中式的一些要求,另外也符合當下的生活,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

  第三點,因為傳統的東西包括它的一些工藝,特別是實踐這塊,我們現在做一個項目,做個展示區幾個月就搞完了,那古典的這種東西實際上是需要長時間去打磨的。這個感覺也需要在傳統的基礎上進行創新,讓它符合當下的審美、當下的時間,包括一些工藝。特別是石頭這塊,真正地做進去你知道那個是非常難的,這是我的三點體會。

  主持人虞金龍:

  我覺得,回歸傳統不是回到它真正的原點,不是我們找到園林的源頭,水在不斷地往前流淌著,流淌出千變萬化的中國的園林,其實是在這個基礎上,千年的老樹一直在長出新葉,所以這個行業一直沒有倒閉下去,一直在朝前發展,很多行業沒有了,但我們一直還在,所以這個行業應該是興旺的。

  剛才幾位嘉賓已經把心中的擔憂打消掉了,為了當下的生活,需求發生了變化,園林也在發生變化,所以我想對新中式、對極簡式也好,大家都會感到理解。

  最后請每位嘉賓用一句話對今天的“跨界·融合·創新”做個總結,然后接下來就進入下一個環節。

  白祖華:

  我覺得跨界是一種心態,要是一個人能永遠保持一種探索的心,其實(設計師)用不著去喊那些口號,他永遠會做出自己不一樣的東西。

  鄧國輝:

  對我來講先問自己你心有多大,你自己的世界多有大,你的跨界就是那個范圍。而且你說要跨界,要用行動,有了那么多知識,你第一個行動是要跨什么界。

  李健宏:

  見內的話,堅守初心,見外的話,敞開胸懷,能夠適應未來市場、未來社會的設計師就是能夠出頭的一個必然心態。

  丁炯:

  跨界是必然的,但是現在更多的是談論邊界,我想提醒的是它的核心實際上更重要。

  現場頭腦風暴

  聽眾提問:

  針對目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而且對于房地產限購限價,壯士斷腕的情況下,你認為中國園林風景企業的發展趨勢在哪里,應該如何去轉型升級應對?

  白祖華: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任何時候,都沒有整個行業要崩潰的可能性。我們公司去年是上揚了,我們公司有大量的房地產項目,從整體來說,我們并不覺得地產的波動會影響到一個企業良性的發展,關鍵是看大浪淘沙,你是在哪個層上,你要在那個特別被淘掉的層上就危險了。如果你有自己的特點,或者說你在金字塔尖上,你永遠不會被淘汰的,我們做企業就是這么一個狀態。我們是設計企業,我們要求公司就是質量為先,我做的一切東西都是以質量為核心,我不管產值,不管到底有多少收入,但是我們一定要保證質量,幾年堅持下來你就能生存下去,這個就是我們理解的競爭。

  李健宏:

  大家都說地產下滑,到底是怎么樣下滑?是營業額普遍下降。我覺得以后幾年是優勝劣汰的過程,如果是大批量的,前一陣子瘋狂運轉的公司可能會有整體下滑,背后犧牲的是它自己本體的核心質量,只是這一個階段會發生的特殊情況。

  白總實力雄厚,我這兩年自己剛獨立來做,中小企業,按理說在這種大勢之下早就給沖沒了,但是今年比去年還是要好,核心是什么?核心還是根據我們自己企業的特點,你只要能保證你的產品質量,保持你的競爭力,你調整好你的運營節奏,其實反而是機會。設計企業應該更看重自己的質量和品質。

  鄧國輝:

  我大膽地發表一個看法,雖然我對中國的地產認識不多,你的問題其實啟發了一個想法,如果是因為經濟問題,地產問題而說項目少了,我們是看你的總景觀,是一種包裝,一個產品,可是別忘了風景園林也是一種服務。當然每個公司都有不同的策略,所謂的產品可能少了,但是你別的服務,設計服務或者以后需要更多的一些規劃等等不同的服務還是有,所以你不能只有一種產品,而被(市場)影響到。這當然是很理想的看法。問題就發回給你們,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對風景園林的態度是什么樣的?為什么我們會因為這個經濟而少了?

  丁炯:

  感覺我們的企業關鍵還是要去擁抱這種變化,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因為我感覺現在做房地產景觀好像有一個誤區,從效果圖景觀向照片景觀變化,我希望還是更多地去反映空間的景觀,去擁抱這種變化,還是多去探索一下人性化的發展,另外多去探索一下跟科技的結合,包括互動、大數據,多去探索和研究一些跟未來跟變化相關的領域,我覺得你永遠都不會淘汰的。

  主持人虞金龍:

  我覺得作為一個企業,實際上是在做一次長跑,如果你被淘汰了,說明你應對的力量已經不夠了,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如果你提早做好了準備,那么我想你會發展得越來越好。坐在上面的(幾位),去年的設計費都是上揚的,因為提前幾年一直在蓄積某一種力量,當別人走不下去了你能夠走下去,因為你總是能夠比別人想得多一點。別人在想著做設計的時候,你就把運營策劃都想好了。當別人想到運營策劃的時候,你從底層、中層的架構已經準備好了,那么你的防火墻是很厲害的,所以你會一直往前推進。所以現在不是一個做大的時代,應該是做精做細的時代。剛才講的園林的源頭就是一種工匠精神,設計師也是一種工匠,現在的問題是你要把方案、施工圖落實,最后都能高還原出來,才是一個好的良性發展的企業,你的長跑會越來越有利,而別人會虛弱地倒下來,那你走的就不是獨木橋,而是越來越好的大道。我想這是一個企業經營的思路和方法。所以你看到很多企業在兼并,看到很多企業因為資本運作逼得喘不過氣來,可能發行的債沒人來接了,因為是虛胖,而不是很健壯地朝前在生長,如果你這個企業是一個成長的園林企業、學習型的園林企業,怎么可能會倒下呢?我喜歡做中,我是不做大的,但是我也不愿意做下,做大的某一天肯定會領跑不行,做小的別人看不見也不大好意思,做中的可以承上啟下,你可以看看前面的跑上去看兩下再回來,你的精神在哪里,你的企業就會發展到哪里,你的心態做壞了,你的企業可能就做不下去了。保持好的心態,保持好的戰斗的狀態,你一定會勇往直前。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聽眾提問  

  聽眾提問:

  我是來自山東的一家園林施工企業,坦率地講,在座的都是一些比較頂級的設計師,我一點不懷疑你們在設計行業跨界、融合、創新的能力,包括國際先進性的設計,肯定沒有問題。

  但是中國是什么情況呢,現在各個地方已經富裕了,經濟情況好了,普遍都在搞園林,地方政府都花了大量的錢。你會發現檔次沒有上去,錢一點沒少花,為什么呢?一,他請不起這么高端的設計。二,他自己的意識也跟不上,你可能給他設計了不接受,給你改得亂七八糟的,所以錢沒少花,檔次卻沒上去。我是一個施工企業,看到地方政府錢沒少花,檔次上不去,比較著急。

  我很難做成高端的航母級的企業,連中等的我覺得也難。中小微企業未來的發展怎么玩法?商業行業里面,阿里巴巴做成了一個平臺企業,把所有小微的商業企業都融合在平臺上,那么我們這些園林企業,這些小微企業將來的生存往哪個方向發展?這是我的一點困惑。很榮幸這次來認識到幾位老師,也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希望各位老師都發表一下意見。

  白祖華:

  這個對我們來說有時候也是一種困惑,有時候行業內部其實我特別恨的人不是行業外破壞我們的人,反倒是行業內把行業做砸的人,然后人家說你這個行業整個很差。這個問題并不是從設計角度能解決的,因為這個是快速發展的時代造成的。比如在國外建一個園子要經過充分的論證,甚至要開居民大會,大家都通過了才會去做,可能一個周期咱們20個園子都蓋出來了。當然反過來這也讓中國的GDP增加了,這么多人能夠生存下來。

  剛才您說的小微企業的發展,過去清華大學的確有一位教授在研究這個,我只要把數據輸進去,我覺得這個是可能的,因為現在人工智能寫歌、干什么都行,但是它就能解決您所謂的基礎問題,從它的大數據庫里就能找到最好的應對方式,但是它不可能成為一個很有個性的東西,所以從設計的角度這個是可以解決的。我覺得小微企業的發展,比如說園林的施工也好什么也好,還得找著自己一個相對合適的定位。我知道有企業專門做私家花園就能做得非常非常好,當時有朋友還問我在北京是不是能拷貝這種模式,但是北京冬天太冷沒人出來了,所以這個模式沒戲。我覺得還是要找準自己的發展定位,不用跟其他人去比,大的企業在干什么我一定要干什么,我只要干通一點或者干精一點。就會有自己的市場,有一個很好的發展前景。

  鄧國輝:

  其實我的想法跟白總一樣,如果你講這個小型企業在中國以后會面臨危機,新加坡國家那么小,已經面臨這個危機了。施工的(以前)有500多家,現在已經降到300多家,一些可能是合并了,一些是離開這個行業了。新加坡的地很少,而且這種情況不是因為有大的項目,某某人去做,反而是看著這些小的,他們有沒有做好自己的本分,他們應該做的工夫做的多好。舉個例子,你看日本,他們有很多小型的,可是他們真的是一做做一百年,一直傳下去,他們修樹有某種工夫,那個時候有一棵樹從日本運進來,還請了一些日本專家,就單修樹已經要花費一筆錢,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你自己在你的本分,你能做好,有你自己獨特的工夫。我們是不應該跟大的比,你覺得你自己要跨界,你是跨自己的標準,你下一個標準在哪里?你下一個標準是為了什么而定的標準,為了更好地把這個行業帶到另外一個領域,還是把你剛剛修樹的這種工夫帶到另外一個領域?還是說你這個生意可能面臨某種情況,你可能要擴大一點點,要學習某一種工夫,五年后十年后如果你繼續努力,肯定也是可以發展的。

  李健宏:

  您剛才關心的問題,比如說中小型企業怎么樣能夠在行業里面發展起來,其實應該中小型企業和中小型企業比,大型企業和大型企業比,現在是你想從中小型企業變成大型企業,在中小型企業里提高競爭力又是一回事。您所在的山東淄博,我也跟當地合作過項目,景觀品相的提升是由施工隊伍、設計方和甲方三方決定的,實際上甲方特別重要,您剛才說的見識的問題,他要是沒見識,你怎么說也沒用,這個是有待提升的,您碰上一個不錯的領導可以,碰上一個沒見識的沒轍。但是整體而言,大部分城市的綠化水平還是在普遍上升的,不可能短期之內達到日本或者新加坡的水平,那個不止是景觀施工,包括城市維護,它是一套體系造成的。

  第二個,談到中小企業的生存問題,好像現在還真沒有這種藥方,一夜之間通過標準化,用機器替了人就怎么著了。有些東西是替不了的,人的經驗、智能再提升,也只能做一些標準化操作,它能提高您的效率,短期提升競爭力,但是這個不可持久。如果門檻低,您今天會了,第二天大家都會了,大家還是在同一平臺競爭,所以我同意剛才兩位的觀點,您先定好您的位置,假設我是一個企業的話,我看我的競爭力何在,大型企業的資本雄厚,理論上來講服務到位,它可能不一定是專做精品,它要達到社會的一般水平更容易,它是規?;?。小型企業來講,因為它那個成本運作比它要多,更多的還是找到自己的特色、特點,最起碼是先有一個特點,再想拓展,一定是一個核心。

 ?。ū热纾┪椰F在有茶葉樹,我的品種現在大家都沒有,你用它擴展你財富的規模,作為你企業競爭的核心,那可能是別人比不了的,然后通過它形成您在行業里的名聲,企業內部的內功和進化特別重要,與時俱進,隨時保持危機感,這個特點可能能夠維持兩三年,明年不行了,那就居安思危吧。也可能像您剛才說的,一些技術上的突破就跟手機似的,一個手機企業發布一個新產品,能維持多長時間?今天出來一個新技術,明天大家跟進,可能就是半年的時間差。所以我覺得要做細水長流的企業,居安思危。咱們的企業跟做手機是不一樣的,如果是中小型企業,他的出路反而不在做差不多的標準化,而是要做您自己的精品,這個時候您需要的是人才。其實現在設計人才在從大城市向二三線城市分流,帶著在大城市已經受過的訓練和見識,回到中小城市找自己的事業,這都是機會,找到人才,有好的合作者,找到您自己的特色,然后用一點再搏出位,如果您想做大的話,首先您有影響力,您再去做什么,這是一個比較踏實的起點。

  丁炯:

  我自己的見解,這個不在(企業)大小,大的公司同樣面臨這個問題,就像諾基亞說倒就倒了。如果真的是大的設計企業,比如說做房地產比較多的,那可能房地產不行了,這個公司也挺困難的,我覺得跟大小沒有絕對的關系。

  第二個,實際上現在這個情況是不正常的,中國有這么多的景觀設計企業感覺都還不錯,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不正常的。因為中國的城市化進程非???,需要的量非常大,實際上過了這個城市化進程以后,就像日本一樣,倒閉了90%的景觀設計企業,所以現在根本就不正常?;謴驼R院?,會是另外一種情況。

  第三個,您剛才說的平臺,我原來了解到深圳好像有公司在做這個,就像景觀界的淘寶,包括垂直的電商,包括苗木、材料,但不是太成功,因為景觀這個行業,特別是設計這個行業跟其他的電商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不能簡單地去套用,材料或者苗木應該差別不大,景觀設計這塊感覺挺難的,因為它的個性化還是比較突出的,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做平臺也是比較困難的。

  最后我也同意剛才幾個老師的觀點,您還是得做您的產品,做您的研發,特別是抓住一個自己的特別的點。比如我聽說好像有針對現在新中式景觀專門賣那種歪脖子樹的,就他獨一家,專門去做一個特別有特色的點,這個應該是比較好的一個選擇。

  虞金龍:

  我也簡單回答你幾句,其實剛剛白總也講了,比如一個企業,你的定位,要有所為有所不為,你自己要找準。比如你看在工程里面做花季可以做到極致的,那你也很偉大。別人在作春夏秋花季的時候,你冬季花季都能做出來。做庭院,做平臺,在里面有幾個高手可以做到極致,那他在這個行業里面也可以做到出位。他反過來又會從庭院走向大的方面,因為他庭院肯定是很細致的,很工匠的,而這種大的方面
往往是觸摸不到的,感知不到的,等你感知到,觸摸到的時候,人家已經比你先進了好幾代了。

  然后(再看)苗木,歪瓜裂棗目前是中式里面最美的樹,但是也有做標準化的,所以未來可能是知識經濟的時代,為什么設計師反而占據了先導的地位?因為他可能先看到,然后再影響到工程,然后影響到產業鏈的延伸段上面。他末梢碰到這兒,前面老早去應對,這就是設計企業在未來一段時間里可能會倒過來起引領的作用。只要設計師能夠落地到工程并且做出來,還有設計企業就會去兼并工程企業,是倒過來走的,他想自己延伸往下更扎實,我覺得一個企業的發展還是在于自己的定位準確。這次我去新加坡、去香港,發覺新加坡很多朋友他們就做得很先進了,但回過頭來,新加坡有的企業反而倒了,日本的也不行了,也到我們公司來了。那就說明你是要研究和發展的,其實現在很多日本的設計師都跑來要跟我們合作,而且他們很有名,有的人得了七屆、十屆的英國花展金獎,因為在日本的活兒不多了,所以這是一個階段性發展,一個國家不可能永遠在建設。所以你如果做一個很好的養護公司,建成了總要養吧。

  還有一個像東光園,一百多年日本的皇宮它還在養護著,我覺得是把自己的事情做精做細,就是開頭我提出來的縱向到底,橫向到邊的扁平式的知識拓展,蓄積了這個力量,你的支撐力就會比別人強,企業的發展應該是有這樣的定位,應該是有這樣的作為。如果你再倒下去了,那說明其他人全部都倒了,我覺得取經路上總是要有多少難在等著你的,唐僧也不是一個人在取經,園林這本經已經取了一千年了,應該還要取下去,這才是比較正確的態度,冷靜的態度,而不是改革開放后帶來的浮躁態度。只要你冷靜,肯定能應對,只要你浮躁,那你明天就可能會倒下。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聽眾提問  

  聽眾提問:

  虞院長,非常有幸認識您,我所在的公司老總不斷地提到您,我做過常州自然館,萬科建設院的熱帶雨林館,我是非常尊重設計師的,跟許多設計師合作過,現在所做的方向就是室內景觀這一塊,到底是自然的還是非生態的,我也在彷徨。

  我本人跨界是非常厲害的,包括我師父的跨界也很厲害。就溫室景觀而言,包括室內景觀而言,到底是什么樣的發展方向,從設計的角度,我想請問鄧先生,我現在還在彷徨,因為我作為技術負責人正在做兩百多米高的空中花園,今后室內的園林景觀到底是怎么樣的發展方向,是生態型的嗎?我很懷疑這一點。

  鄧國輝:

  因為你講到室內園林,而且生態,第一個問題是問你這個生態是從哪里來?你要引入室內,你引得進,你引得出嗎?不是說不行,室內的綠化很多,在外面做一個綠墻也是一個室內的景觀。要做到室內生態的階段,你必須要考慮到能進能出,不然你進了出不來不是死了嗎?有時你室內的范圍是多大?因為每個項目不同,我也不知道你這個室內是完全的室內嗎?會有一些空間直接通過外墻還是什么,而且你這個生態是引入鳥呢,還是昆蟲還是什么?所以你必須得知道你這個生態的來源在哪里,是附近嗎?還是你自己帶進來,還是在你室內循環。那你這個循環能持續地讓這個生態下去嗎?能讓這個空間繁殖嗎?如果繁殖太多的時候你會放出來嗎?很多東西都要想。

  室內景觀不是說不可能,現在燈光這些都可以讓這些植被生長,如果再做一個溫室,大小、溫度、燈光都可以控制,所以科技上面絕對沒有問題。所謂的生態就回到我那兩個問題,你要知道,是某種生態你覺得需要保存,還是某種生態你覺得需要帶進來呢?還是像游樂場的概念?而且要想到怎么持續,怎么維持。新加坡有蝴蝶園,但是我們想到它怎么樣生存,從小蟲怎么樣變成蝴蝶,之后怎么帶進來,這個可能是在室內循環,可能這個生態的方面,它的影響可能是給那些游客一個不同的體驗??墒俏覀儾桓艺f要帶進鳥這些,一旦過于作出設計,反而是傷害生態,所以都要想到這些因素。

  虞金龍:

  隨著科技的推進,室內生態一定可以形成。另外未來一定會出現這個東西,它是室內軟裝的一部分,根據要求選擇一些植物、動物,還要有一些美感。

  你剛才提你一直在跨界,剛才幾位嘉賓都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跨界有各種方式的跨界,比如我現在跟LANG在合作,但是他園林方面不太懂,他提出概念,他是建筑師,他拿了三千萬的設計費,也是很高的。然后托馬斯,也在合作,也很好,但他還是愿意尊重你,他只不過是個總包,他要使建筑擁有生命的氣息,跨界是多種方面去跨界的,你在自己這方面的能力不行的情況下,但是你要成為一跨界的主導者,非你專業性的專業應該由他人個來完成你的支撐,那就OK了。

  我跟LANG合作,其他很多專業還不是我最精通的,但是機電、管道,所有跟下水有關聯的東西由他們來幫我完成,變成我是總包,里面還有燈光師幫我來配,其中一個燈光師就在新加坡,他們為我服務。所以我覺得提出跨界、融合、創新,因為這個時代在發展,你的要求因為滿足不了了,你必須要去跨界,否則你這個項目就接不了,最主要是這個問題。

  開始講了跨界,我提出另外一個字叫“跨時”,這個時間段跨過來了,如果不再做好準備,可能完成不了這個事情。

  第一,室內綠化的發展前途還是比較廣闊的。第二,跨界實際上是在當下這個時代是必然的。第三,你通過知識面的拓展,你會贏得未來別人還沒有跨界,還沒有做好準備,但跨界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你越界,是為了讓你更夯實你的能力,夯實你知識結構,最后成為戰勝別人的人。航空母艦一定在你的前面,但是可能你比他跑得更快。30年前我們的產值比中旅還高,但是為什么我們沒有那么去走,還是回來白總講的,你把位置定好,這也是你企業發展的生態位,你把位置定好了,我相信未來的發展都會很好,不僅僅是設計企業,工程企業或者室內裝飾企業,都會有自己的發展。

  所以我希望這個沙龍是提出問題,看到了矛盾,所以才有設計師去解決這些矛盾,解決這些問題,同時施工企業也去解決這些問題,解決這些矛盾。在新的矛盾出來之前,先把舊的矛盾解決,然后繼續去解決新的矛盾,你的企業就會發展的越來越壯大。

  聽眾提問:

  我做施工,苗木也做了十幾年了,現在海南建設自貿區、自貿港,春天來了,但是不是我們的春天?我們如何去應對?特別是設計,海南現在的本土設計弱不禁風,基本上沒什么規模。那么,狼來了,我們如何去應對?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我們做花卉的,種苗木的,作為自貿區、自貿港是不是能夠發展,把我們的花卉能夠賣到國外去?把它賣到國內去,希望各位老師指點一下,謝謝。

  白祖華:

  我對你那個行業不是特熟,但是國際上的確有靠花卉去發展的國家。海南這個看政策吧,我們當時發現海南的很多物種是不讓出境的,連出島都不讓。以花卉起家有很多,像廣東陳村,我們當時在那里拿了很多東西,還是有發展的。

  我對海南的設計企業倒是有點認識,因為我的同學在那兒做了一個公司,好像做得不錯,在設計方面還可以。我們現在在跟他合作項目的時候,我們的設計總監在底下坐著,痛苦不堪。其實還是設計觀念的問題,海南的設計觀念還是相對滯后的,對質量、服務等等這些要求其實是跟不上現在外部來島上開發的地產企業、建設企業的步伐,短期內我覺得很難解決這個問題,可能通過一些跟高水平的公司去合作,能夠帶動整個設計企業的發展。

  丁炯:

  我對花卉這塊我也不是很了解。我提兩個建議,您剛才說海南的設計比較弱,我感覺沒有必要自己去承擔,可以跟深圳的企業去聯合。包括設計也好,現在有很多方式,包括我們自己公司也可能跟別的小團隊合作,它可能在你這里做,也可能不在這里做,現在這個社會我覺得更多的是去合作,別人沒有了你去把它抓過來,相互之間形成一個合作關系,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沒必要一定要自己有。這個是建立平臺的問題。

  第二個,您要把您的優勢發揮出來,當地的企業對苗木也好,材料也好,各種方面都非常了解,我覺得這是您的一個優點,為什么不發揮出來呢?我們在海南也做了好多項目,甲方對我們的評價就是對當地不熟悉,如果您對當地熟悉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優勢,應該可以利用起來的,我覺得我們合作會更好,謝謝。

  虞金龍:

  其實你如果本身在從事花卉,還在從事盆景,那你為什么不把這個根深深扎下去呢?從來是根深才葉茂的。至于設計方面弱,丁總提出來了合作,因為靠你單打獨斗肯定不行,合作肯定共贏,這是一條出路。

  我讀書的時候是在景觀系,但是課程還有土木、有規劃,我們都去聽課,當時這個也是跨界。你現在跨到丁總那邊幫你搞設計就可以了,至于你出口不出口,牽涉到管制各方面的問題,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如果海南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你不是單單出口的問題,你完全可以利用自貿區的政策,銷到大灣區,這完全是可以的,還有東南亞一帶也可以銷過去,這個都是看你自己的定位。然后那邊是熱帶,長得比較快,你的產值可能就比別人翻倍了,所以我覺得應該從這方面去考慮這些問題,海南的企業定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跟人家去比拼。一個企業還是自己把定位定好,去發展,如果定位定不好,那你是發展不了的。

  另外你絕對不能好高騖遠。這個實際上也不現實,在這個時代行業可能已經由三百六十行變成了一千多行,這時你需要求得別人的幫助,這就是后面兩個字,融合。你后面講創新,你可以模式創新,其實這個時代給了我們太多太多的機會,作為園林行業已經持續發展了40年,如果你能再持續創新40年,再持續創新40年,變成120年,那你就是個百年企業了,所以我覺得這又要一種比較前瞻的眼光,而且前赴后繼地去做這個事情。

  我覺得做精做細才是最根本的,如果做得都很粗糙(就不行)。上個月鄭州市市長王新偉的一次對話講得很清楚,他覺得要投入高,他認為高投入才是低投入,在他當市長期間翻新了一次又一次,總投入可能超出了原來的,還不如我直接投得好一點。這個每個人的看法是不一樣的,德國、新加坡、日本,他們的做法就是一次把它做到位,而不是重復地翻新,產生重復的GDP,重復的虛胖。40年過去了,后面的40年我覺得應該冷靜思考。我覺得在亞洲,在世界上,一個真正有文化內涵的,有自己底氣的,有著自己高精尖武器的企業,不管是設計、施工、養護、庭院,大家都在自己的界里面,按照李總的講法,堅守住,我想可能這個企業的發展、這個行業的發展就會更加地穩健朝前。

巔峰對話:園冶杯大獎設計師與IFLA亞太主席思想碰撞

▲聽眾提問

編輯:liqing

凡注明“中國風景園林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本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者,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閱讀

北京通州區與河北省北三縣協同發展規劃出爐

北京通州區與河北省北三縣協同發展規劃出爐

3月17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北京市通州區與河北省三河、大廠、香河三縣市協同發展規劃》。該規劃是指導通州區與北三縣規劃建設的基本依據,規劃范圍包括北京市通州區和河北省【詳細】

韌性城市,中國準備好了嗎?

韌性城市,中國準備好了嗎?

2020年新春,一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讓中國乃至全球的城市重新審視起危機狀態下的城市規劃與建設、應急治理與可持續發展。韌性城市再一次成為熱門話題,引發專家和公眾的熱烈討論【詳細】

迪士尼全球樂園關閉 虧損數億美元

迪士尼全球樂園關閉 虧損數億美元

日前,迪士尼宣布從本周3月16日開始到3月底將關閉加州迪士尼、巴黎迪士尼和奧蘭多迪士尼三大主題樂園。加上先后關閉的上海、香港和東京迪士尼,至此迪士尼在全球的六大樂園全部關閉【詳細】

易蘭中標西咸新區院士谷核心區項目

易蘭中標西咸新區院士谷核心區項目

據了解,“院士谷”選址位于涇河北岸,擬定規劃范圍8.8平方公里。在未來的城市發展中,將以生態化城市發展為宗旨,以科技創新為引擎動力而形成西安市的北部門戶中心【詳細】

欢乐斗地主下载免费下载安装 上海期货配资网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深圳风采理发店电话 海南体彩4十1下载 366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福彩3d2019.074期图 一分快3和值计划 江西快三走江西快三走势图